我们都是垃圾桶里捡来的李铁根

时尚新闻 2020-04-13136未知admin

  李铁根转发的是一位小学生家长的焦虑。在这则新闻里,杭州萧山一位二年级小学生的妈妈吐槽学校发放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称教材尺度太大。

  在李铁根的截图中,李阿姨是一位猥亵儿童的怪阿姨。但没有出现在段子手李铁根截图中的,是这页教材的另一部分,也是主要部分——小学生识别猥亵,熟人触摸隐私部位。

  段子手的引发了一场网络狂欢。但比这更重要的是,涉事学校萧山高桥小学教务处的相关负责人虽然认为性教育课程在中小学开展很有必要,却表示校方已决定将该书收回。

  显然,尽管加强青少年性教育已经是的共识,但涉及到具体操作层面,依然有诸多的禁忌。

  在中国历史上,对性教育有正式的记载始于东汉建初四年。公元79年,年轻的汉章帝刘炟亲自主持了一次的。李铁根刘炟喜欢儒术,并且实行与民的政策。这次大会的记录后来由班固编辑成为《白虎通德论》,简称《白虎通》。这是一份当时的标准答案,其中有一节专门讨论了“辟雍”。在贵族青年尊儒学、行典礼、学习各种技艺的学宫“辟雍”中,性教育赫然在列。当然,《白虎通》也解释了性教育为什么不可以在家中进行,“父所以不自教子何?为渫渎也。又授之道当极说明夫妇变化之事,不可父子相教也。”意思是父亲给儿子做的话,轻慢而不严肃。

  国家的性教育也是一波三折。在美国,名为“性卫生课”的第一门性教育课是由艾拉弗拉格扬女士于1913年在引入学校中的,当然,因为学校不喜欢这个课程,这个课程在一年后就夭折了。美国性教育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当时,忽然意识到,性教育问题居然影响了生产力——因为性而感染的花柳病,有1万士兵离开了军队,军队一共损失了700万天的工作日。这之后,性教育课才开始走入美国公共学校的课程。

  其实,早在2011年,颁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就已经明确把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备受争议的这套《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是由北师大教授刘文利的课题组主编的。查看刘文利的简历,她曾在中国和美国做过多次儿童性与生殖健康教育项目,并在2007年组建了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

  这套教材科学地介绍了性知识,包括、青春期生理现象、性行为等,其中性倾向概念、性别平等观念、防性侵指南都具有进步作用。

  针对网友的质疑“教材的图片尺度大”,刘文利的课题组回应道,“我们希望性知识能和科学知识一样,被自然、准确地传递给儿童。事实上,孩子在我们的性健康教育课上能自然、李铁根大方地说出生殖器官的科学名称,而且年龄越小越自然。”从简单的生理学,李铁根到复杂的心理学和学,是国际教育界认可的性教育方案。这种对生殖器官的正确命名,才符合行的儿童性教育原则。

  朋友的儿子曾经深思熟虑地妈妈,“你要是生不出小妹妹,可以去某某不孕不育医院啊”。

  当不孕不育无痛人流可以在公共空间里堂而皇之地存在与,却对一个科学的性教育课本大加。调笑是段子手们的套,却不是我们对待世界的严谨的态度。

原文标题:我们都是垃圾桶里捡来的李铁根 网址:http://www.pacificcrestforaging.com/shishangxinwen/2020/0413/17039.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漫山遍野新闻网 www.pacificcrestforaging.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