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弗·克伦威尔

时尚新闻 2020-03-1876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奥利弗·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1599年4月25日—1658年9月3日),出生于英国亨廷登郡,英吉利国首位护国主(19年5月—1658年9月3日在任),英国家、军事家、教。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中,资产阶级新贵族集团的代表人物、派的首领。

  奥利弗·克伦威尔出身于亨廷登郡的一个没落的新贵族家庭。青年时期就学于剑桥一个著名清教学院,受到清教思想的薰陶。12年,英国内战开始,他站在议会阵营方面,以自己组织的“铁骑军”屡建战功,14年在马斯顿荒原之战大败王党的军队。15年,英国议会授权克伦威尔改组军队,他以铁骑军为基础组成“新模范军”。他指挥这支军队,战胜了王党的军队。19年1月30日,他在的压力下,以议会和军队的名义处死国王查理一世。5月,宣布英国为国,成为实际军事者。他掘地派运动,出兵远征。1653年,他议会,自任“护国主”,建立了护国公体制。但国内经济状况不断恶化,阶级矛盾日趋尖锐,克伦威尔始终未能稳定局势。

  奥利弗·克伦威尔1599年4月25日出生于亨廷登郡(Huntingdonshire)的一个中等贵族家庭,他自己称:“我的家世并不显贵也非低贱,是常的乡绅家庭”

  学院(sidney sus)就读,当时学院的院长为沃德,沃德为当时英国出名的清教,在他主持之下的西德尼·苏赛克斯学院甚至被坎特伯雷劳德为“清义的温床”(ahothed of Puritani)

  克伦威尔在剑桥就读仅仅一年时间便因为父丧而返乡。1626年娶伊丽莎白·布契尔(Elizabeth Bourchier)为妻,并且迁出亨廷登郡,原因可能是由于负担不了庞大的家计。这个时期也有他的教变得更加虔诚的记载。1628年他继承了伯父理查德·克伦威尔(Richard Cromwell)的遗产后,经济状况才有所改善。紧接着在同一年,他第一次当选为议员,展开他生涯的第一步。

  克伦威尔在第一次担任议员的任期当中,并无太多的建树,仅仅有他对教事务作过几次发言的记载。解散之后他回到原本朴实的生活,不过开始热心参与地方事务,前述他率领沼泽地区居民向贵族的事件就发生在此期间。这使得他在地方上的声望越来越高,也因此使他在10年第二次获选担任议员之职,并开始活跃于政坛。

  在他的青年时期,英国被各之间的弄得动荡不安,在任的国王并且想实行君主制度。克伦威尔自己是一个农场主和乡绅,一个虔诚的清,1628年他被选进议会,但是为期不长,因为翌年国王查理一世(Charles I)就决定解散议会,独自一人国家,直到10年在对苏格兰人作战需要资金的情况下,才召集了一个新议会。克伦威尔又当选为议员。新议会强烈要求国王不再实行,反对英王查理一世的封建,参与起草《大书》等文献

  15年4月,克伦威尔任新模范军(New Model Army)副总司令兼骑兵司令,6月13日,克伦威尔率部赶到纳斯比,与托马斯·费尔法克斯(Thos Fairx)会合。6月14日,双方在纳斯比附近展开了决战(内兹比战役)。清晨,议会军为诱使王军速战,根据克伦威尔的,从高地顶部稍微后撤。克伦威尔指挥议会军右翼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高地上冲向正在爬坡的兰代尔的骑兵。费尔法克斯的步兵也与国王亲自指挥的步兵交上了手。克伦威尔的骑兵冲入敌阵,猛砍猛杀,将兰代尔的骑兵击溃。但王军步兵却向费尔法克斯的中步兵发起了猛攻。费尔法克斯高擎战旗,率部拚命抵抗。王军攻势太猛,议会军步兵多缺乏战斗经验,开始后退。在此紧急关头,克伦威尔除留1个团继续兰代尔的残部外,集中其余的骑兵向王军步兵的侧后猛冲。王军步兵遭到前后夹击,顿时大乱,迅速溃散。

  鲁珀特攻占纳斯比村后,匆匆返回战场,发现王军已溃不成军。他与国王会合后,收集残部,再战。但议会军铺天盖地地冲杀过来,王军官兵吓得魂飞魄散,四散逃命。王军主力遭到性的打击。从此,王军一蹶不振。

  16年战争结束,查理一世成了阶下之囚,而克伦威尔则被认为是议会方面最成功的将军。但是和平并没有到来,因为内部发生,各派别间存在着根本的分歧,还因为国王对此了如指掌而未有求和之意。

  以克伦威尔为首的派为抗衡长老派控制的议会,表示答应士兵的要求,执行议会遣散军队的命令。军队官兵为防止国王与长老派,于17年6月把国王从赫姆比押到军队大本营纽马克特控制起来。克伦威尔为保持派对军队的领导权,成立了以高级军官为主体,吸收士兵员参加的全军会议,代表全军讨论和决定重大问题。同年6月5日,全军会议通过了《庄严协约》和《军队声明》,以全军名义执行议会解散军队的命令,提出补发军队欠饷、实行等要求。8月6日,在伦敦群众的支持下,军队开进伦敦,许多长老派议员仓皇逃走。派掌握了议会的实权。

  以克伦威尔为首的派发表了《军队纲目》,提出了建立君主立宪制的主张,并以此为基础与国行谈判,遭到国王的。派的主张完全忽视了广大士兵和群众的利益,引起平等派的不满。士兵员发表了自己的纲领《公约》,针锋相对地提出建立资产阶级国的主张。在10月28日召开的帕特尼会议上,两派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以克伦威尔为首的派反对平等派的议会下院和普选的主张,极力为上院和国王,史称“普特尼辩论”。11月,9个团队的士兵帽子上贴着《公约》和“给,给士利”的,武装。在此情况下,克伦威尔决定进行。11月11日,在全军会议上,他以武力了与会的士兵员,强令解散全军会议,其职能由军官组成的取代。

  阵营内部的,给国王和保王党人以可乘之机。17年11月11日,查理一世从纽马克特逃往南方的怀特岛。他一面同长老派谈判,一面又秘密同苏格兰人谈判,并缔结了秘约。同时,加紧各地王党叛乱,以新的战争。

  18年2月,保王党人在西南部发动叛乱,第二次英国内战爆发。大敌当前,阵营各党派重新谋求团结。克伦威尔答应战胜王军后实行《公约》,将查理一世交付法庭审判。阵营的团结了第二次内战的胜利。战争在威尔士、东部和北部三个地区进行。5月3日,克伦威尔亲率议会军精锐部队5个团近7000人出征威尔士。议会军迅速攻占丹比、齐普斯托等地。至5月底,叛军退至港口城市彭布鲁克,负隅顽抗。克伦威尔对该城进行几次强攻,但因城防工事坚固,均未得手。最后,议会军调来重炮猛轰叛军工事,终于于7月11日攻克彭布鲁克,的保王党人、要塞司令波耶尔投降。

  正当议会军分头平息叛乱之时,强大的苏格兰军队对英国构成巨大。苏格兰人乘议会军被牵制在南威尔士和英格兰东部之机,挥师南下,直奔伦敦,把查理一世重新扶上。但汉密尔顿指挥的苏格兰军主力,因此,苏格兰军队推进速度十分缓慢,克伦威尔因此赢得了时间。

  师北上,迎击苏格兰军。7月27日,克伦威尔的先头部队与兰伯特指挥的北部骑兵会合。8月5日,克伦威尔抵达诺丁汉,8日进入约克郡的道恩凯斯特,12日在里兹约克城之间与兰伯特会师,比预定时间提前了6天。两军会合后,议会军总人数达到9000余人。与此同时,苏格兰军队则沿西部大道,经坎伯兰威斯特摩兰兰开夏向南推进。当时,克伦威尔的军队就在附近,而且正在准备发动进攻。但汉密尔顿公爵却固执地认为克伦威尔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这里。8月16日,他把大本营迁到里布尔河以北的普雷斯顿普雷斯顿战役爆发。8月17日,克伦威尔首先向位于苏格兰军左侧的英国王军兰代尔部发起猛攻。经过4个小时的激战,议会军终于击溃王军。克伦威尔乘胜直扑苏格兰军,当时苏格兰军正在匆匆抢渡里布尔河,多数人已经过河,只有汉密尔顿率两团步兵、几营骑兵在河右岸掩护。克伦威尔立即率兵将河右岸的敌军击溃,并渡河追击。

  双方进行了苏格兰军入侵以来最激烈的战斗。结果,克伦威尔军夺取了山隘,随后又夺占了沃林顿附近默西河上一座桥梁。苏格兰军因退被断,陷入一片混乱,大部人马投降。汉密尔顿率少数退往斯特拉福德郡。克伦威尔把追歼汉密尔顿的任务交给兰伯特,他本人则率部北上,退往边境的门罗指挥的另一支苏格兰军。8月25日,汉密尔顿在走投无的情况下向兰伯特投降。至此,第二次内战以英国议会军粉碎苏格兰军和王军的进攻而告结束

  由于英国内战已经结束,建立了一个新的时机应该到来了,但是还存在着实行立体的问题,这个问题在克伦威尔的有生之年从未得到解决。这位清将军能够领导反对君主制度的军队赢得胜利,但是他的却不足以解决他的支持者中间存在着的冲突,不足以使他们对一部新取得一见。这些冲突和教冲突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教冲突使徒内部四分五裂并且同罗马了界限。

  保留的都属于一个数目不多、无代表性、过于激进的少数派,即所谓的议会。起初克伦威尔想要通过谈判来进行新的选举,但是当谈判破裂时,他就用武力解散了议会(1653年4月20日)。从那时起直到1658年克伦威尔去世为止,曾先后成立和解散了三个不同的议会;采用了两部不同的,但都未能发挥作用。

  在此整个期间,克伦威尔靠军队的支持来维系,实际上他是一个军事者。但是他多次试图建立政体和别人给他加冕,其目的是表明他不想实行,他也是而为之,因为他的支持者们创建不出一种切实可行的政体。

  从1653年到1658年,克伦威尔使用护国主的头衔着英格兰苏格兰。在1654年9月召开的议会中,有些议员克伦威尔和军队的,克伦威尔于1655年1月解散议会。1655年3月,克伦威尔在一次保王党的叛乱后,将全国划分为11个军区,各由一名少将。1657年5月25日,议会向克伦威尔提出《恭顺的和书》,主张恢复君主制和,由克伦威尔当国王,议员由他直接任命,削减国务会议的权限等。克伦威尔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由于害怕高级军官的反对,未敢接受国王的称,但同意要求。1658年初,克伦威尔再次解散议会,进一步加强

  1660年查理二世返回英国乘机。奥利弗·克伦威尔的遗体被掘出来吊在绞刑架上,然后被斩首,最后他的头颅民间,直到300年后才被他的母校剑桥大学收回并安葬。但这种报复的并不能实行君主主义的斗争已经失败的事实。查理二世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并不想同议会至高无上的相抗衡。当他的弟弟詹姆斯二世继位并恢复君主主义时(注:查理二世没有子女),顷刻间就被1688年的不流血给废除了。的结果与克伦威尔10年的期望恰好相同——一种君主立宪制,国王明确地服从议会,实行教。

  12年英国内战爆发时,只掌握一些地方民兵。议会军因为军队质量不够高,一再战机,甚至王军险些攻入伦敦。紧急情况下,克伦威尔自己出钱组建了一支骑兵,兵源主要是清教的自耕农。这支军队以纪律严明、战斗热情高著称,其士气远远超过查理一世所率王军,为日后的胜利打下了基础。

  有利战果由于长老派的将领指挥议会军不利,两次放跑了国王,给了王军喘息之机。这引发了广大群众的不满。派的主要将领奥利弗·克伦威尔在议会上长老派的将领。克伦威尔还说:除非加强军事实力,否则战争永远不会结束。在派议员的支持下,以及广大群众的压力下,议会开始改组军队。14年,这支军队在马斯顿荒原战役中大败王军,使得战局出现转折。这支军队还获得了“铁骑军”的称。

  14年12月19日,下院首先通过《自抑法》,议会议员不得担任军职。这样,埃塞克斯曼彻斯特等人交出。15年1月,下院又通过了《新模范军法案》,建立一支人数为2.2万的新模范军,其中骑兵约占1/3,指挥全军;全军实行的军服,的纪律,的编制;为足够的兵员,决定实行募兵的原则等。这两项法案随后获得了上院的批准。由此,英国历史上第一支正规军成立。克伦威尔在托马斯·费尔法克斯的强烈要求下,兼任了副总司令、骑兵司令,因此,克伦威尔是《自抑法》下惟一在军队和议会中同时有职务的人。这使得派掌握了军队的实权。当新军由克伦威尔统率时,在邓巴战役(Dunbar)和伍斯特战役(Worcester)中取得两次巨大胜利。19年国在英国成立后,新模范军成为人动的工具。

  19年,英国内战以王党的彻底失败告终,查理一世被送上了断头台。以派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和新贵族了长老派而执掌了。然而已成为起义者、国外王党和欧洲敌对国反对国的跳板和。这样,对于英国新的者来说,征服已成刻不容缓的事了。

  19年3月5日,克伦威尔被任命为远征军总司令和总督。8月13日,克伦威尔率领1万2千精兵,分乘130艘船舰,向都进军。8月15日,克伦威尔在都登陆,稍事休整后,即引兵北上,于9月3日包围了德罗赫达。城陷后,克伦威尔将城内投降之敌以及男女居民全部杀光。大整整进行了两天,者达3500名左右。卡林福德和纽里的守军不战而降。10月,克伦威尔挥兵南下,夺取另一要塞韦克斯福德,克伦威尔部队攻入城内,在大街和广场上有2000俘虏被他们。克伦威尔乘胜攻克新罗斯、瓦特福、科克等城镇。年底,的东部和东南沿海一带都落入队手中。战争进入16印年,克伦威尔又取得一系列胜利。3月,在攻下基尔肯尼后,“联盟”解散。

  但是,人并没有放弃斗争。他们利用英国人进军内陆所遇到的山地和沼泽的困难处境,同英军展开英勇的游击战。特别是5月,克伦威尔攻打克朗梅尔时,吃了一个大败仗,2000多英国官兵被歼灭。克伦威尔无论在英格兰还是在的战场,还从未遇到这样大的损失。克朗梅尔战役结束后,英军在的胜利大局基本奠定。这时,英国与苏格兰的关系极度紧张,克伦威尔奉召于5月26日回国。他的后继者继续向腹地进军。1651年6月,北方重镇累特尼被攻陷。1652年5月,西部重镇戈尔韦也陷入英军手中,至此,全境基本被英军控制。

  由于被英国征服,利用达到的破灭了。于是,他们又与苏格兰封建起来。得知这个消息,1650年7月,克伦威尔远征苏格兰,到1652年5月,苏格兰人停止了抵抗,1654年,苏格兰被合并于英国。征服苏格兰,意味着英国又一次被。

  查理一世的被处死,象征着英国内战迈入了一个,即没有国王的时代来临了。克伦威尔率领着中的派和军队中的平等派,将国王送上了断头台,他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是:该选择什么样的政体来这个国家。关于政体的选择,并非这时才第一次提出来讨论。在17年的普特尼会议时,派和平等派之间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这个问题。当时查理一世尚在,克伦威尔的派希望由对加以制衡,进而建立君主立体;而平等派则希望废除君主制,但对于废除君主之后英国应采什么政体,平等派的意见并不太一致,但所有平等派都一致废止和进行普选。第二次内战爆发之后,克伦威尔放弃他原本的护卫立场,转向和军队中的平等派合作,共同对抗查理一世。但克伦威尔的主张并没有转向,仍然认为君主立宪制度才是他心目中的理想政体。与平等派的只是他的权宜之计,以致于在处死查理一世后,克伦威尔并没有按照协定中的,解散重新进行全国普选,而是暂时性地建立起一个名为国务会议(CouncilofState)的机构来接掌原本属于国王的行。国务会议原本是克伦威尔在“事项”中的构想。这个国务会议由克伦威尔暂时担任,而由原本的中选出。

  1653年12月17日,克伦威尔依照组织法成为英格兰苏格兰以及的护国主。组织法,护国主为终身职,依然存在,在第一任选出之前则由护国主和他所推选的国务会议进行。清洗事件之后中留下来的议员都是属于派的,因此国务会议事实上就是由克伦威尔和派把持的。

  克伦威尔在将虔诚的人们起来的这个终极目标当中,被包含于内的不只是他本身所属的清,还有其它各种,甚至是。这种和中世纪所谓的“国”理论有些不同。国所寄望的是世界由单一实体和单一教所构成,是一种和教皆达到的状况。而克伦威尔所谓的则是单纯希望各个不同的人能在方面达成,而非要求教上的。而且,克伦威尔并不希望这种依靠的是武力和,而应依靠智慧以及。

  克伦威尔对于当中的“形式”,也就是组织、仪式等并不太重视。他关注的是的本质,这点完全和清教回归圣经,以圣经作为的惟一准则,并且主教制的基本一致。克伦威尔实际上还是想打破各个派系之间的藩篱,达成教上的。但在克伦威尔的时代,各个的派系已然形成并且牢不可破。也就是说,外在的形式已越来越多,要打破这些形式达到真正的一统是越来越难,他也认为在做任何事情当中没有派系的产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也因此,在不希望用手段的前提之下,要勉强达到这个的目标,就必须实行教宽容政策。

  从近代英国历史发展进程看,克伦威尔时代的英国即开始呈现出崛起成为一个世界性大国的各种迹象,而始终贯穿其间的海权战略则是英国开始崛起的重要表现:通过海军的运用使得国能够英伦三岛;通过海战击败了荷兰,使得《航海法》成为国际贸易新规则;通过英西战争以及后续一系列外交手段,将其海权扩展到整个大西洋,最终提高了英国的国际地位。尽管随着克伦威尔的去世,其也随之解体,但是包括王朝在内的历届英国却继承了克伦威尔的海权战略,甚至于他没有实现的战略目标也在后世得到实现,故克伦威尔时代可以被认定为英国海权的初兴阶段,克伦威尔及其的多项海权举措为后世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开创了先河。

  促使英国崛起和海权初兴的构成要素在于:较为完善的近代国家行政系统了各部门能够很好的执行和实现国家的方针政策;以商人为代表与海权关系密切的新兴阶层在国家生活中逐渐掌握话语权并能够影响国家意志;稳固且持续的国内制造业发展与海外贸易形成了良好的循环;海军自亨利八世以来在国家、经济生活中占有特殊的地位并发挥无可替代的作用;克伦威尔与其合理的海权战略及其切实有效的落实。

  在步入人生巅峰的时刻后,克伦威尔接下来的举措,却导致了他的历史形象充满争议、迟迟无法盖棺论定。处死查理一世后,曾经甘于为支持《大书》而亡命天涯、的克伦威尔,已经在事实上成为了全英境内说一不二的强人。如同他在征服时对暴

  力的迷恋,克伦威尔依靠军队解散了议会,在人生的最后5年中,克氏成为了国的“护国公”,这一终身职位不仅把立法、行政和军事集于一身,且有权指定继承人。1655年,他进一步把全国划分为十一个军区,每个军区由一名少将领导,实行,居民活动受到、遭到。

  在2002年由BBC发起的“最伟大的100名英国人”投票中,克伦威尔名列第十。如何评价这个在中国中学教科书里都会提及的人物,在英国乃至全世界史家、家和的笔下已经争论了三百多年。9年,克伦威尔三百年生辰之际,英国议员发起为克伦威尔铸铜像,此像当代尚卓立而面向议会广场,较若干国王之铜像更为雄伟。然而在铜像竖立之前,英国议会下院已就此事发生过数次激烈争论。1969年克伦威尔逝世311周年时,《》人物专栏同时了两篇评论克伦威尔的文章,一篇盛赞克氏的成就,特别是他为了提高英国的国力所作的军事武功;而另一篇则大骂克氏是一个者、和的原型。

  然而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由于人们对的和忧虑,克氏那些“的残虐身影”也被重新阐述,丘吉尔对克氏做出了负面的评价。

  奥利弗·克伦威尔领导国议军在英国内战中大获全胜,他是才干杰出、叱咤风云的军事将领,是使政体成为英国政体的关键性的人物。

  克伦威尔的长子理查德·克伦威尔继承了父位,但是他的时间极为短暂。自从奥利弗·克伦威尔去世以来,他的品格成为了人们争论不休的对象。许多评论家他是,指出他虽然总是在口头上赞成议会有至高无上的和反对独断专行的,但是在事实上却建立了一种军事。大多数人却认为,虽然克伦威尔在局面失控的情况下不得不实行,但他对政体的献身是十分真诚的。据人们评述说他从不偏激,从未曾接受和建立永久性的。他的通常是温厚宽容的。

  在十七世纪,欧洲大部地区都正在朝着更强大的君主主义的方向发展;政体在英国的胜利是逆总的历史趋势而出现的事件,在随后的年月里,英国政体的榜样对法国启蒙运动、法国和最终在西欧建立政体都是一个重要因素。还有显而易见的是,在英国的胜利对于在美国以及英国先前的殖民地如和建立政体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英国界上只是个弹丸之地,但是政体却从英国涌向世界的某些范围不小的地区。

  克伦威尔基本上是一个实干家,洛克则是一个思想家,因而很难估计他俩的相对重要性。根据洛克时代的才智状况来看,即使没有他本人,与之非常近似的思想也许会有人不久就会提出来。但是假如没有克伦威尔,议会很可能在英国内战中失败。

  克伦威尔永远没有获得“国王”的称。取而代之的是,他被人们称作“英格兰护国公”。他本应每隔两年召集议会,听取议会的。但是,克伦威尔的一举一动看

  起来都像一个国王。他把自己的家搬进了皇家。宣布他成为护国公的仪式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场加冕典礼。他的顾问们常常称呼他“陛下”。当议会按照他的命令行事时,他了议会,告诉他们,他是在代表讲话,如果他们护国公,就是在。“我在自己诚实的内心,在面前向我们的承诺……要做一个诚实的人,”他解释道。“我是在代表而民讲话。”当议会继续反对克伦威尔时,他宣布:“我认为……让你们继续在这里存在下去对于英格兰和都是不利的。因此我宣布解散议会。”

  克伦威尔有权解散议会,也有权地英格兰。但是他的并没有为他赢得的爱戴。他让他的士兵毁掉了所有用来为国王加冕的标志(王冠、权杖、加冕戒指和手镯)——尽管有很多英国人查理,他们也不希望看到这些英国的珍宝被毁掉。他允许他的军队毁掉那些看起来过于“”化的。因此,在新模范军所到之处,窗户上的彩色玻璃被打破,美丽的木刻和雕像被砍碎,铅制的装饰品被熔化,用来制造。克伦威尔把他的清变成了国家法律。他认为玩纸牌是不虔诚的表现——因此玩牌成了违法的行为。他认为去看戏是不虔诚的表现--因此英格兰所有的戏院都关了门。他相信只喜欢听赞美诗--因此英国人只被允许唱赞美诗。

  克伦威尔非常,以至于在他成为护国公3年后,有人匿名出版了一本小,鼓励人们将他刺杀。在1658年9月,奥利弗·克伦威尔去世了。他的尸体上被涂上了防腐的香料,以便为他一场皇家葬礼,他的遗体将躺在圣台上,让人们列队经过,进行最后一次瞻仰。但是,防腐香料没有起到防腐的作用。克伦威尔的遗体已经得无法见人。于是,他匆匆忙忙地被埋葬在了威斯敏斯特大,一个蜡像被展出,供人们参观。后来,一口空棺被安放在一场巨型葬礼的。一名观察者评论道:“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快乐的葬礼,因为除了狗以外没有一人哭泣。”

  祖父:亨利·克伦威尔(Henry Cromwell),曾受封“黄金骑士勋章”。

  妻子:伊丽莎白·布契尔(Elizabeth Bourchier),1626年结婚。

  儿子:理查·克伦威尔(Richard Cromwell),克伦威尔死后继承护国公。

  1661年4月23日,查理二世正式加冕为国王(“”包括英格兰、苏格兰及),斯图亚特王朝正式。

  1599年4月25日,英国亨廷登郡一个贵族家庭,新添了一个男孩。但比起当时英国的知名贵族家庭,还是草根得多。而这天出生的孩子,更是这个家族里的旁支一系。19年一月三十日,欧洲的大事发生了,查理一世被英国议会判处并当众!

原文标题:奥利弗·克伦威尔 网址:http://www.pacificcrestforaging.com/shishangxinwen/2020/0318/842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漫山遍野新闻网 www.pacificcrestforaging.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